总裁

正文页 游戏攻略游戏新闻业界新闻

开服表首页 >> 新闻中心 >> 总裁 >> 游戏新闻

网文“改革除弊者”程武

时间:2020-05-10 17:29
手机阅读
[手机版]

网文“改革除弊者”程武

四月底宣布新管理团队接棒后,到5月8日刚好十天,阅文集团股价上演了V型反转。

从换帅伊始时花旗、大摩等顶级投行纷纷看好,到五一假期逐渐发酵的舆论风波,再到阅文新管理团队以"恳谈会"后承诺一月内推出新版合同等举措逐渐平息风波。最终在5月开始交易的第一周,阅文股价走出近十二个月以来的高点。对阅文新任CEO程武、阅文新任总裁侯晓楠的十日首秀,投资者用港币表达了满意。

 

然而阅文距离2017年以"港股冻资王"之姿达到的市值高点仍有着明显距离,投资者和母公司腾讯显然都对程武团队抱以更高期待。在2017年11月,阅文承载着投资者对内容产业的无限期待完成上市,当时参与认购新股的冻结资金达到5200亿港元,在港股历史上排名第二。

 

作为当年阅文整合成功背后的关键角色之一,当程武走到台前时,海外顶级投行富瑞(Jefferies)在报告中写道:程武团队接手阅文是一个里程碑,阅文正朝向跟腾讯深入融合的新阶段发展,并期待程武团队能在IP孵化、与腾讯生态融合和商业模式上带来升级。

 

就在业界都在期待程武团队能给阅文乃至网文行业带来怎样变化时,一场舆论风波开始在五一假期酝酿。众多作者开始在社交媒体指责阅文在过去就遗留的很多问题,其中质疑最多的是一份阅文从过去盛大文学时代沿用的合同框架,连带阅文很多还未具体实行和说明的兴利措施也被加以歪曲。

 

阅文前任CEO吴文辉与其团队是网络文学行业过去最资深的从业者,其用近二十年打造出服务百万量级作家的平台和模式,在一夜之间接手吴团队留下的庞大业务是几乎不可能的挑战。加之网文都是长线创作周期,作者在长达数年的连载过程中,已经与阅文的编辑、运营团队形成良好的协作互信关系。而这套基于人情关系的机制,其实掩盖了网文产业在过往积累的很多问题。

 

网文产业的积弊沉疴,在吴团队离职后开始集中爆发。一时之间,阅文新任管理团队被推到风口浪尖。在北京还未解除居家隔离、未能跟作者说上一句话的程武成了"背锅侠"。

 

面对舆论风波,程武的阅文CEO首秀从"除弊"开始。首当其冲要修改的,就是阅文这套源自PC互联网中心化网站时代的合同框架,进而从底层生产方式和商业模式推动网文产业升级。在恳谈会上,程武承诺在一个月内推出新版合同。随着舆论风波消弭,阅文股价也再度在本周五收盘时大涨近8%。

网文“改革除弊者”程武

 

更重要的事情也是程武上任时的主线任务是"兴利",推动阅文与腾讯内容生态的融合,使得腾讯庞大的流量资源和内容资源为阅文作家群体所用。

 

原本"计划用起码三个月来融入阅文团队、与作家深入沟通"的程武,在朋友圈中写道:阅文不完美,旧合同的问题我们会直面;为作家带来更好的回报,是我们共同的目的。但我们会视建议和批评为宝贵的收获,加倍努力做好工作与沟通,让大家不再轻易相信谣言。

网文“改革除弊者”程武

 

业界期待的 "阅文升级"这个故事来了一个过山车式的戏剧性开场,确实让程武团队吸足了关注度,数百万网络作家和整个数字内容产业都在等阅文"更新"下一章。果然,大家都是玩连载内容的行家。

"还未解除居家隔离"就当了背锅侠

 

现在回头看,阅文这次舆论风波发酵原因是一方面阅文作为独立上市公司,其核心管理人员更迭有复杂且严谨的流程,即便作为大股东的腾讯也要照规矩办事。吴团队留下的庞大业务,程武原本计划用三个月时间接手,却突遇舆论风波;

 

另一方面,新冠疫情影响还在持续,程武团队无法通过线下发布等方式直接与作家群体沟通。甚至在阅文宣布任命当天,新任CEO程武还在北京居家隔离中。

 

更核心的因素,在于阅文本身是个面向非常大创作群体的平台。根据阅文于2019年更新的数据,其平台上的作家已达到810万、作品总数达到1220万。这个庞大的作家群体极为复杂,大神作者、成名作家、中层作家与小白新人的利益诉求是完全不同的,其中稍有部分作家不满就足以在互联网端掀起舆论合力。

 

程武要面对的是全部810万作家。程武团队接手后,虽然快速由顶层"大神"作家向下沟通,但依然是有时间差的。这使得越资深的作者往往越能理解甚至支持阅文,不乏在社交媒体上公开为阅文发声的成名大神作者,还出现顶级大神作者唐家三少、爱潜水的乌贼、土豆等被网络暴力攻击的现象。

网文“改革除弊者”程武

 

"让我很感动的是,有一大批作者在理性发声,无论是否是阅文集团的签约作者",程武在朋友圈写道:"虽然你们也因为这些谣言、因为我们做的不够好而被连累被骂,但是所有这些支持是我们继续发展的强大动力。"

 

不过作家群体多数都是理性的,因此当程武团队以恳谈会形式对外直面回应"新版合同在一个月内推出"、"免费阅读由作家自行选择",并通过媒体渠道传递后,舆论风波也逐渐归于平静。

 

另外不可忽视的一点是,网络文学作为中文互联网最"古老"数字内容形态,也一直是个暗流涌动的行业。阅文本身从不缺乏竞争者,进入2020年后竞争者还有增无减。在恳谈会上,程武也直言:刚上任就遇到了本次风波和挑战,甚至其中有故意抹黑和造谣,但新团队就是要来解决问题的。

 

能快速处理这个危机本身其实已很成功,但这并非程武面临的真正挑战。

改革除弊:上任十天,要改从PC时代用了十年的合同框架

 

目前阅文与作家群体形成的合作体系,是由阅文前任CEO吴文辉团队于十年前打造的,后来被大多数网文网站沿用。但这套模式本质是基于过去PC互联网时代的中心化网站所构建的内容生产与消费模式,而如今我们迎来的是5G爆发前夜的全新内容生产与消费时代,过往的模式是非要改变不可的。

 

一上任就当了"背锅侠"的程武,更加意识到改革除弊的迫切性。在阅文"恳谈会"上,程武承诺开放和广大的作家伙伴们一起商讨合理的发展模式、生态规则及权益规范。对于现有合同中在著作权授权、免费模式下的分成权益、作家福利和打盗版等方面,阅文已明确修改方向,更具体的修改将在系列恳谈会和作家调研后确认,并在1个月内推出新版合同。

阅文过往运行的合同中存在的"著作权"条款问题,作家普遍指出有不合理和不近人情之处。程武明确表示,著作权包括著作人身权和著作财产权两部分。对于著作人身权,是作者不可转让、不可剥夺的权利,属于作家独有。阅文绝不会通过任何方式分享或获取这种权利。对于包括改编版权等各种衍生权利在内的著作财产权,将会在双方自愿的前提下,为作者的授权匹配对应的权益。

 

底层合同的变革只是开始,更重要的是从内容生产和商业模式上对网文产业进行变革。这将为作者带来更多元的可选收入方式,以及更多元的内容创作模式。

 

免费阅读也是潜在的变革方向之一,其本质是丰富作者的收入方式,但却被作家群体误解。事实上从目前已有的行业数据看,广告收入与付费阅读对作者都是"很香"的,而阅文是将选择权力交给作家自己的。

 

在恳谈会上,阅文新任总裁侯晓楠明确表示:无论哪种模式,都由作家自主选择。

 

网文产业固有的模式,如今其实已成为了作家群体扩大收益的障碍。这是数字内容行业发展到今时今日,网文产业本身所必须进行的改革。

 

兴利:推动阅文与腾讯内容生态的深度融合

 

数字内容产业的深层变革,是即便阅文母公司腾讯本身都面临的挑战,也促使腾讯于2018年9月启动了比今天阅文还要深入很多的改革,组建起以融合平台与内容为目标的平台与内容事业群(PCG),这在腾讯内部定义为"腾讯历史上第三次战略升级"。

 

进入2020年后,各种数字内容形态正在加速融合,这个大趋势下的独立文字IP是不具备高度竞争力和影响力的。这其实是在三四年前核心网文圈的产业共识,大家看得越来越清楚的事情,就是文学作品的IP价值是由后端改编市场决定的。

比如《庆余年》作为网文产业公认的顶级IP,是直到改编成为影视剧集才成为国民级IP,具备亿级用户影响力。

 

网文作者需要更加贴近后端各种新形态的数字内容,化用任正非的话就是,网文作家要能听见后端改编市场的炮声。这是只有阅文与腾讯内容生态更深入融合才能实现的。

 

作为《庆余年》IP背后的重要打造者之一,程武无疑很清楚这件事。程武表示:我希望联动阅文与包括腾讯影业、动漫等内容生态,以及众多产品流量矩阵在内的腾讯资源创造更好的未来。

 

这也是以程武为代表的新团队入驻阅文的原因质疑。程武本身国内数字内容行业最资深的从业者之一,其主管的影视、动漫、游戏等业务与阅文集团有非常多联动,作为腾讯内部最懂数字内容并拥有一线业务经验的管理人员,程武在腾讯内部还有个非常特殊的角色,就是腾讯泛娱乐战略的提出者。腾讯数字内容在2010年后由游戏逐渐扩展到文学、动漫、影视、音频等内容形态,也是沿着泛娱乐战略的思路走。

 

网文“改革除弊者”程武

腾讯在2015年前后,正式将数字内容举高到与社交业务并行的高度,其背后也是基于泛娱乐战略发展起来的诸多业务。在2018年4月,程武在"泛娱乐"基础上进一步提出"新文创"。目前基于腾讯的"科技+文化"定位,"新文创"已成为腾讯在文化维度的核心战略。

作为网文行业资深人士,吴文辉在告别信中这样评价程武:在腾讯文学的成立、对盛大文学的购并、以及阅文集团的成立、上市等关键历程中,Edward一直都给予了我非常大力度的支持,同时,Edward的泛娱乐和新文创思维和战略执行力,无论是对于阅文和腾讯整体业务的有机联动,还是对于行业的变革,都起到了关键的推动作用,《庆余年》等优秀案例正是共同创造、紧密协作的成果。

程武团队所要做的,本质是为百万网文作家找未来的事

 

网络文学是中文互联网最"古老"的商业模式之一,也是第一个网络原生内容形态,以首个文学网站"榕树下"算起已经超过二十年。作为阅文的核心资产之一,由吴文辉团队创办的"起点中文网"至今也已超过十八岁。

 

有二十多年历史的网络文学,如今需要变革者来"兴利除弊"。

 

因为在今天,再热爱网文的人也得承认,网络文学这个形态如今是遇到发展瓶颈的,在视频时代是面临竞争力不足的问题。按照CNNIC的数据看,网络文学做了二十年多,其用户基本盘也就是4.5亿,而从今年更新的数据上看,其用户渗透率甚至是下降的;而抖音、快手、微视为代表的短视频,不过做了三年就已经达到了7.7亿用户规模。

 

网文“改革除弊者”程武

一边是即时消费的美颜长腿有才艺还搞笑的小姐姐,一边是按日更新的大段文字。天然生在视频时代的新生代互联网用户怎么选,是不言而喻的。这是只有程武团队这样的从业者才能看到的危机,在阅文不久前更新的2019年报中,其实也直接点出了这些问题,但这是大部分网络作家关注不到的事情。

 

在阅文年报中,腾讯首席战略官也是阅文董事会主席的James Mitchell写道:我们从根本上看好优质长篇文学的观点仅被少数人接受,但却能够使我们的长期发展受益。阅文平台和旗下的作家选择了一条艰辛的道路,投资打造高品质文学作品而非速食内容、引领品味潮流而不盲从大众口味,令读者全神贯注使其身历其境,我们相信这条道路最终将为大家带来可观的回报。

 

作为网文行业的龙头,阅文在过去两年时间中也一直在探索新的路径,但目前看起来还是太慢。这才有程武团队来到台前推动阅文乃至整个网络文学的变革。

 

这其实是个非常具有挑战性的事情,程武团队所承担的,本质是为数百万网文作家找未来的事。

 

至于具体如何去做,坦白讲[企鹅生态]认为腾讯与阅文自己也并不十分清晰,只有程武团队带着所有网文作家去把新道路一条条试过才知道,这个过程可能要历经数年才有定论。但有几个大方向是肯定的:要影响更多读者尤其是00后读者、作品创作时就要更贴近后端改编市场、要有长音频等更多展现形式、要从产品技术层面去丰富文字的展现能力。

 

这些需要作家群体与阅文一同去尝试和推动变革,只有这样才能持续做大蛋糕,让网文产业在未来继续成为中文互联网的主流需求。如果说我们从过去二十多年的网络文学发展中学到了什么的话,那一定是平台与作者是互相成就的。 


相关新闻

本游戏排行榜

一周新闻排行

开服时间游戏名称游戏服运营平台